豆奶一样短视频所有

“用女孩做诱饵,所以把我们派来,顺便把我们灭口?”

凯文一点都不动摇:“我希望你们只是倒霉才被牵连进来的。”

马文四下里看着,抽了抽鼻子:“我们知道的太多了。”

他看了看凯文一抬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凯文则看了看四周:“这附近三条街之内,除了你们连把枪都没有,但是五条街外的那个停车场由指挥车,还有武装直升机巡逻。

你也不要外面了,一起进去吧,别被人分别处理了。”

马文用力的揉了揉鼻子,回身去把车钥匙拔了下来,习惯性的环视着四周整了整衣襟,对凯文一摆头,就像受气女婿上门似的,满脸的不情愿浑身的不自在。

看来他和天才少女的相处不是很愉快。

凯文在他身后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插兜——他今天穿的是一套帆布牛仔服,上身夹克下身裤子都比较宽松,脚上的皮靴也是把靴筒放到裤筒里的,看起来像是大头皮鞋——和马文一样四下里看了看。

这附近都是独栋的小别墅,修剪整齐树植篱笆,齐整的草坪,蜿蜒曲折带有石子纹路的车道,没有马路牙子。

很多房子旁边都有景观树木,做着各种造型,路边也有一些护道林,但是既不高大也不整齐,树种驳杂,应该是这里的住户们自己种植的。

没有喷泉,没有假山,没有雕塑,除了房子背后延伸的树林,这里非常幽静,却到处都是人工切割出来的美——也是有那些幽林才让这里的地价便宜了一点点,北区的重要人物也不是很重视这里。

这里离凯文家远,却离东区很近,也是因为如此,这里的警察才会允许东区的警探在这边跨区办公,因为他们每年都需要东区的人来这边清理森林。

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

主要是消灭各种野兽,防止它们对住户造成伤害。

消灭野兽是危险的,北区人娇肉贵,就连警察也不愿意干这种活。

凯文轻轻打了个响指,他的车后备箱掀起了一个小缝儿,无数飞蚁大小的机械昆虫或爬或飞从小缝儿里如同烟雾般散开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淡灰色镜片的眼镜戴上,又扔嘴里一块口香糖,发梢带着大卷的披肩金发随风飘曳,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摇滚歌手。

并不需要敲,卡洛琳直接打开了门,脸色也并不太好,虽然把两人让了进去,但是她还是在探头看了看门外之后低声嘱咐这两男人:

“邦妮并不知道她妈妈已经死了,这事被要求瞒下,你们可别说漏嘴了。”

凯文扶着箱子正四下打量屋子的布置,闻言用口香糖吹了个小泡:“你们的老大也是个人才,隐瞒这种事除了会妨碍你们之间的关系,让情况更复杂之外,难道还有什么好处?”

马文冷笑一声:“你说的没准就是他们的好处。”

这是个耿直汉子,他相信凯文,就觉得凯文说得有道理——关键是这案子确实很不对劲。

卡洛琳白了他一眼,大声对着楼上喊:“邦妮?”

马文接了一句:“你有客人,可以上去吗?还是你下来一下?”

卡洛琳瞪着眼睛看着他,马文倒是很奇怪反瞪:“你那是什么表情?刚才我和凯文说话的时候你没在频道里偷听吗?”

卡洛琳一副你够了的样子:“我们用的是警用设备,你那边不开我听不见,你什么时候才能习惯这个?”

马文懊恼的一拍脑门哼唧了一声:“哦~真麻烦……”

木制楼梯上嘎吱嘎吱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上面响起:“客人?我这可不应该有什么客人。”

马文凑到凯文身边,低声和他说:“这女孩的前上司下午刚走,看起来对着很熟悉,好像叫什么维利尔斯博士。

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到这还在我们之前。”

凯文嚼着口香糖没说话,只是仰着下巴看着上面走下来的女孩:“我也不想来,但是我妈妈让我来照顾你。”

上面的女孩上身米黄色的贴身绒衫,下面也是方便舒适的牛仔裤,金色齐耳短发和凯文的一样耀眼,蓝绿色的眼睛如同波斯猫,她停在楼梯的转台上,手里端着一个杯子,轻柔的俯视着客厅里的三个人:

“你妈妈又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凯文把口香糖在嘴里换了一边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当听到你有七个学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好相处,但是看起来还好。

我妈妈和你妈妈是好朋友,黛西·柯温斯顿,听说过吗?

(邦妮眼里透露出恍然,但是表情一动不动)好极了,看来你知道她。

所以我奉命保护你,你就可以理解了对吧。”

马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神情倨傲还有些无赖气的凯文,退后一步扯了扯卡洛琳的手臂低声说:“我怎么没听懂?”

卡洛琳只是翻了个白眼没说话,邦妮就开口了:“我妈妈和你妈妈说了我的事?她是怎么知道?她还有时间关心我真是万分荣幸呢。”

凯文的脸色一点回暖的迹象都没有:“这不是……建议,而是两个妈妈的命令,所以要是你不喜欢介绍这房子的话,我会和两位警官一起游览一下。”

邦妮这才把目光放在马文和卡洛琳身上:“警官们没有意见吗?他就这样插手进来?符合程序?”

马文一点不好意思的意思都没有:“凯文是洛杉矶在这方面最好的专家。”

邦妮的脸上出现了自打她露面之后的第一个表情,眉头微颦:“你们和……他差很远?在技术上?”

这回轮到卡洛琳说话了:“虽然有些丢脸,不过你说得对,我们和他根本没有可比性,有他在即使一支军队都攻不进来,要是没有重炮的话。”

凯文也不等邦妮再说话,一脚踢开自己的箱子,从最上层掏出一个眼珠大小的银色球儿,轻轻一拧破为两半,回头一挥手,一半儿贴在门框上面,一半贴在门槛儿上面。

两个半球牢牢地粘在那里,中间一道垂直的红光连着,半球底座上一圈红光一闪,部转为蓝光,然后连中间的直线红光都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