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网站app

“没有凭据,我就随口一说的。”

宁小凡笑了笑,他总不可能说,刚才在脑子里看到一头狼的影子吧?

“呵呵,看到没,这小子就是个神棍!”李志文讥笑起来,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这……”

吴德顺也是面露尴尬,随即见宁小凡拔腿想走,他又道:“这位小兄弟,那能不能留下的手机号?”

“也好。”

宁小凡想了想,转过身,接过他递来的最新款的iphone9plus,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他微微一笑,对这个慧眼如炬的胖子,有了一丝欣赏。

“碰到诡异之事,可以打给我,我要是心情好,就过来看看。”

“好……”

吴德顺笑了笑,不知怎的,他就是感觉这个年轻人不寻常,具体是哪里,他也说不上来。

不过此刻的他,却是不知道,这一举,在几天之后救了他的性命!

气质美女户外清新写真 一袭白衣宛如仙子

当然,这是后话。

“吴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相信我们明仁医院的实力?!”

李志文见到这一幕,一团火噌的就上来了,咬牙切齿看着宁小凡。

“别误会,李医生,我这个人做事情习惯多留一条后路。”

吴德顺歉意一笑,看他还有点生气,就道:“李医生,可以放心,只要们医院能把我治好,好处一定少不了们的!我这个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哼。”

李志文听到这一句,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随即将不屑的目光看向宁小凡,冷哼道:“小子,我警告,这里是医院!不是大街!想招摇撞骗,麻烦滚去外面!”

“魏小姐,到底是怎么认识这种家伙的?我觉得,以的身份、阅历和外貌,应该结识社会精英。”

说完,他挺了挺胸膛,似乎他就是那个‘社会精英’。

魏子婧轻哼一声,随即摇了摇头,只身走出了病房。

她算是看透了这家伙。

真是恶心!

跟他在同一间病房呼吸空气,都令她感到恶心!

“魏小……”李志文面色窘迫,一看宁小凡在那边笑,便呵斥道:“小子,笑的头啊,给我滚!再不滚,我叫保安了啊!”

“特么先滚吧!”

宁小凡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大响,李志文整张脸都被抽变形了,身子嘭的一声砸在墙上,摔在地上,半张脸肿得和鼻子差不多高。

他捂着脸,痛得在地上打滚,一口混杂着碎牙齿的血水吐出来,让他不断哀嚎起来。

“草泥马!小子,敢打我!”

“咦,这小兄弟,好大的力气啊!”

吴德顺眼睛一亮,看向宁小凡和楚惜颜走出去,心中惊讶无比。

随意一巴掌,就把一个一百四五十斤的大活人扇飞,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

一旁的管家老严,也是眯起双眸,眼露异色,看向宁小凡。

“小凡,打他,会不会出事情啊?”

“打他?”

宁小凡装作很无辜的样子,一摊手,“天地良心,我哪有打他,明明是他用脸撞我的手,我不找他麻烦,还算他走运呢!”

“噗哧……”

楚惜颜直接被他逗乐了。

不过这个李志文也太恶心了,宁小凡揍了他,楚惜颜不仅没有反感,心里还特别爽快。

病房里传来李志文的咆哮。

宁小凡却丝毫不鸟,慢悠悠走出明仁医院。

“不好意思。”

医院外,魏子婧这个天之骄女竟然难得的道歉了,这倒是让宁小凡很惊讶。

但他却没有老套路的说一声“没事”,而是道:“嗯,再见。”

宁小凡很‘礼貌’露出一个微笑,拉着楚惜颜离去。

“这家伙!”

魏子婧银牙紧咬,一跺粉足,气得俏脸煞白。

……

下午。

宁小凡和楚惜颜去做了桑拿,将坏心情蒸发掉。随后,他把楚惜颜送回家,自己也回家去了。

离别之际,楚惜颜不知哪里来的灵感,忽然问他有没有搬家。

宁小凡心中一惊,只说他出去租了一个两室一厅,楚惜颜提出去看看,他却没同意。

因为他心虚啊!

翡翠湾两亿多的豪宅里,养着两个大美人儿,这要是被楚惜颜知道他金屋藏娇,还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

一想到这事,宁小凡就贼烦,只能一拖再拖。

随后,他驾车想在附近找一家茶坊,想把纳戒里那五斤洛桑茶制成成茶。

嫌麻烦的他,也没去什么高档茶楼,而是随便找了家小作坊,还让一个学徒帮他顺手炒了。

清冽飘逸的茶香,将整个茶坊的人都轰动了,不少人出高价要买,宁小凡都是拒绝付完钱后就逃走了。

车上。

宁小凡用意念扫了一遍纳戒中的洛桑茶,不禁哑然失笑。

这茶坊的学徒也是个二瓜愣子,如此仙茶,竟然就用一些很普通的小茶罐装着,总共装了三罐。

由于当时太多人前来围观,宁小凡来不及换,就匆匆逃走了。

宁小凡目光一瞥,后视镜里,后方鬼鬼祟祟跟着一辆宝马x7。

他淡淡一笑,一脚油门,凭借高超的车技,很快就将其甩掉。

“哎,还是太少了啊,三罐才一斤多点。”

宁小凡叹息一声,后悔当初没多种点。不过话说回来,当初他也没灵石啊。

回到家后,宁小凡赶紧烧了壶开水,拧开茶罐,捻起几片洛桑茶叶放了进去。

开水一冲!

登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清冽茶香,冲天而起,扑鼻而来。宁小凡猛吸一口气,便犹如灵气入脑,灵台通明,连身体都轻盈了许多。

“太香了!”

宁小凡忍不住赞叹一声,平时公司里开会的时候,马胖子和袁宗鸣会带些黑市上炒到十几万一斤的极品茶叶过来喝,他也就跟着喝点。

但跟眼前的洛桑茶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仿佛抽惯了黄鹤楼黄金叶的人,让他去抽大前门,口感就如云泥之别。

茶一入口,醇厚的清幽香气充斥口腔,在唇齿间翻腾,带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飘飘欲仙感。

“好茶,真是绝世好茶啊,真不愧是洛神族待客之茶。”

宁小凡叹息般的摇了摇头,就连他这个不怎么懂茶的外行,也能知道这洛桑茶绝壁秒杀地球上所有茶叶!管是母树出产的武夷大红袍,还是极品碧螺春,亦或者采尖儿的西湖龙井,都是渣渣!

“看来以后得多种点,最好种满整片山头,销往全世界,嘿嘿……”

宁小凡端着茶杯,邪邪一笑。

他仿佛又看到了一种媲美龙鞭酒的火爆产品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