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杜律师在线观看

那种地方多得是小女孩,他自己过去,确实容易被挑衅,而这种挑衅如果没有回应,通常是更过分的行动的开端——你不能指望一群追求极速的家伙有什么脑子,也不要想他们身上有任何东西同“克制”这个词有关。

而且爱丽也没说瞎话,她对这个野赛确实很了解,不过肯定不是因为她爹的皮衣,而是因为……她的志向是模特,所以曾经跑去做赛车女郎积累经验,后来被一些龌龊事恶心到了,才回来的。

喔,十四岁的赛车女郎,听起来可不怎么像好孩子呢……

也难怪在啦啦队她这么任性也没人管,原来也是有依仗的。

凯文也没好意思说,这样的野赛上的女孩儿,也算是正经的赛车女郎么?但是他对这些一窍不通,要是说了什么让人讨厌的话,那可不太好。

野赛自然都开在晚上,还像模像样的有封道的标志,据说这是因为最近往这边走的人有点多了,所以才加设的,过去谁进来就是倒霉了。

凯文是有参赛卡的,只是做工粗糙的复印品,但是意味着自己人,轻松的就被放行了,不过那些守路口的小弟脸色可不怎么可爱。

凯文自然不会用他的皮卡参赛,新做的车,流线型低底盘宽胎轿跑——他倒是想搞出一个专业的赛车来,但是这边的人可能不太接受那种“离经叛道”,还得是挺厚的壳,再说这种野赛,磕磕碰碰也是常规手段。

至少爱丽检车的第一步,就是用她爸的大左轮对着发动机盖子打了一整个弹仓。

之所以这么暴躁,即使凯文的车太“漂亮”了,流线的车身看起来很单薄,从车头过渡到车位经典的流火涂装让人炫目,明亮的倒车镜,打过蜡的车漆,让这车看起来十分的精致,可是和这个世界的风格相差太远。

在一帮哪怕是为了减轻空阻,使用的也是有棱有角的三角形车头的筋肉车中间,凯文这台“华丽”的秀气车型,就像是被野猪围起来的小梅花鹿。

而对这台的嘘声在爱丽打开车门走下来之后,达到了顶峰。

黑色头纱红唇美女如打破魔咒的黑色天使

虽然是冬天,但是爱丽穿的依然火辣,磨砂面的淡蓝色紧身连体皮衣裤,腰带一圈三排圆铆钉,袖口领口都是同款的铆钉,紫铜色和淡蓝映射着冷艳,同色过膝高跟靴子尖也是紫铜色的包头,还带着锋利的楞纹,如果不是那一排三十多个铆眼和褐色的鞋带,都让人以为这些也是裤子一体的。

配上她微抬的下巴,一丝肉皮都不动的表情和同样淡蓝色的头发,让人以为看到了路边的冰河。

看起来她在这边名气不小,等到凯文下车,爱丽已经被围起来了,一半人神色复杂和她打着招呼,而她理都不理,另一半人对着她各种脏话,她也只是靠在车上,摆着姿势。

不等凯文说些什么,人群被分开,一个脖子上挂着拇指粗金链子,十只手指戴满金戒指的黑人,搂着一个穿着夏天热裤小背心的肉弹战车走了过来,那女人一脸的嫉恨:

“瞧瞧这是谁,冰清玉洁的公主殿下回来了……喔喔喔,还带着一个王子……嘿小子,公主带你去看日出了吗?

你不会还是个小伙儿吧?”

说着她还晃了晃一对i,把凯文看的目瞪口呆,人群中一片哄笑,有好几个人在后面大喊:“看看他的娘们儿车,和他一样秀气,早就说了公主不喜欢男人!”

凯文趴在车顶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一对i:“大婶儿,你不冷吗?还是脂肪多防住了?这可是冬天了,今儿晚上零下十度!

乖乖,灯都冻青了……”

女人脸色大变,甩下一句脏话,在更大的哄笑声中气急败坏的冲出了人群——看她的方向是一台房车,看来还是冷的。

舔了舔嘴唇,凯文打量着这群人,那个黑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凯文·米特尼克,你是新人……守点规矩,别惹事。”

本来还在起哄的人就像突然被掐住了脖子,都安静了下来,一群人面面相觑,凯文扯着嗓子喊:“嘿伙计!我姓柯文斯顿!”

黑人头也不回的给了他一根中指,也向着房车走过去。

爱丽看向他,而他只能一摊手,他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他可没想到这的组织者脾气这么好。

不过人群中的窃窃私语给了他答案。

“凯文?哪个凯文?这可不像钻头的风格,好像钻头挺怕他?”

“你傻吗?谢尔顿有几个凯文?”

“我勒个擦!毒王?他怎么来了?还开着那么一台……挺漂亮的车……”

“谁知道……”

随着议论纷纷,“挺漂亮的车”周围瞬间就清出一大片空地,只留下之前和爱丽打招呼的几个人尴尬的站在那。

凯文敲了敲车顶:“爱丽?你朋友?”

爱丽没搭理他,回身从副驾驶的暗格里掏出四卷钞票,在手里掂了掂:“凯文的赔率是多少?”

这帮人为首的一个连脖子都刺满了花的瘦子,用食指蹭了蹭鼻子:“大概1:7?之前没人知道是他来,这车过来的时候定了1:11,不过现在……肯定得调。”

爱丽点了点头,把钱扔给在边缘带着眼睛的一个小矮个:“四万,都压凯文,挑赔率最大的。”

小矮个手脚麻利的接过钱,居然一卷都没掉,急忙忙的跑去了房车。

刺花瘦子不知所谓的挥了挥手,最后指向了车:“呃……新技术?”

典型的没话找话,爱丽依然不咸不淡的:“减重可不算是新技术。”

一个小个子的棕肤女孩突然站了出来,有些义愤填膺:“爱丽,那件事不是钉锤的错!你不应该恨他!”

爱丽连语调都没变:“恨他?为什么要恨他?”

一行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脸的迷茫,爱丽伸手挽着淡蓝色的长发:“我只是对胡兹波特的未来失望了,钉锤的爸爸是胡兹波特的警察头子,他这个样子,胡兹波特还能有什么好的?”

棕肤少女没好劲儿的吐了口气:“嘁,你起什么高调?再说他爸爸早就不是警察局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