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ccapp

   趁着这个机会,宁小凡迅速穿衣,将步雍拦在门外。

   “大早晨步长老就来找我谈心?急什么?走,下去吃早点去。”

   宁小凡亲热地搂着步雍的胳膊,却被步雍狠狠一把甩开,怒道:“宁逍遥,你小子真是阴险啊,故意灌醉我套话是吧?”

   “我套话了吗?没有吧?”

   宁小凡一脸无辜:“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昨晚自己说得高高兴兴,酣畅淋漓的,一壶酒我都没怎么下口,都让你给灌了,怎么就成我灌醉你了?”

   步雍被气得噎了一口气,昨晚的确是积怨太深,一吐为快了。

   不对,画押要紧!

   “宁逍遥,我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

   宁小凡斜了他一眼道。

   “少在这装蒜!”

   步雍憋了半天又吼道:“你昨天趁着我喝醉,让我签了什么?拿出来!”

   可爱宝贝清纯美女写真 诱惑可爱画面太迷人

   “哦……你说的那个认罪书啊,那是你自己签的,干我鸟事?”

   “快交出来,不然……”

   步雍说了半截又气短。

   “不然什么?”

   宁小凡掏掏耳朵:“凭你那半步金丹的修为准备干掉我?别忘了顾任欲是什么下场!”

   “啊——”

   步雍怒吼一声扑上来,直接被宁小凡一脚踹飞,整个人撞塌三道墙,才滚到地上。

   “给你两条路,一是和我合作。二是跟张修诚合作,但我会把你的东西交给张修诚,就看他能不能原谅你了!”

   步雍想,怎么特么这几天人人都是这一套呢,动不动就是:给你X条路……

   但他也是无路可走,只能认命:“好,我选择第一条路!”

   “合作愉快。”

   宁小凡拍拍身上的浮土,起身大步离开。

   留下步雍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唾骂。

   “妈的,谁出来坏我好事,老子刚有点兴致,就被你给墙撞翻了,直接吓坏了,今天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让你变九千岁!”

   一男一女披着床单追着骂了出来。

   步雍慢慢站起身,转过头,眼神冷峻。

   吓得男人直接跪倒在地:“执事长老,我错了!”

   “错了?错了就能算了,还要刑堂做什么?”

   步雍手指对着他一点……

   解决了这个挑事者,步雍才感觉堵在胸口的恶气稍微疏通了一点,他迈步,朝着中央大街走去。

   ……

   宁小凡回到警备营,刚进大门,众人就围了上来,宁小凡做了个ok的手势,众人都欢呼了起来。

   朱圣恺兴奋地道:“这下好了,就剩下张修诚这个没牙的老虎了!”

   秦不三道:“宁少,咱们什么时候发动总攻?”

   宁小凡却摇头说:“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朱圣恺愕然:“什么?还不是时候?营主,你不是说……”

   他刚说半句,宁小凡的手掌就抬了起来,示意他先闭嘴,“我的确说过,但现在还差一步。我们的势力的确足以轻而易举消灭张修诚,但能二狗相争我们渔翁得利,何不如此呢?”

   ……

   随后,宁小凡再次登门步家。

   步雍一听说宁小凡来,简直如同听到天塌了一样绝望。

   这几天,他就听不得两个名字:张修诚、宁逍遥。

   都快得精神病了。

   眼见着就瘦了一大圈。

   现在是两个瘟神,谁也得罪不起!

   还不能不见!

   我太难了!

   步雍仰天呐喊,但还得见。

   “说吧,什么事?”

   在步家的大堂里,脸色苍白的步雍见到了宁小凡。

   “步长老,怎么这么憔悴?是不是得病了,用不用我为你诊断一番?”

   “不用!你有话就说,有什么要我办的尽管提,你走了我病就好了,看见你我就觉得自己大病了一场!”

   宁小凡露出了笑容,这老小子这么容易说话?

   “那好,那我直接说了,我要你把分流到步家的原顾家子弟交给我。”

   “什么?你这么干,无异于是让我跟张修诚彻底翻脸!不行,我不能接受!”

   步雍大手一挥直接拒绝。

   “我靠,你刚不是还跟我说有什么要你办的尽管提,我说了你又拒绝,你鼻子底下的东西是进食的还是过粪的?”

   “……”

   “步长老,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糟糕。我就这么说吧,张家原来的驻地在东城,步家在西城,顾家在北城,朱家在南城。”

   “自从朱家倒了之后,我宁家便迁到了南城。而张修诚兼并顾家以后,北城东城都尽归张家所有。你我的人马调动不需要经过张修诚的眼线,直接私下就可以完成。而且我的警备营可以搞一次演习,来帮你掩盖,你看可好?”

   事已至此,步雍还能说什么?

   除了点头,怕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行,我立刻回去搞演习,步长老,我等你的好消息。”

   宁小凡回警备营,告诉东洵跟朱圣恺准备演习的事情,但演习动静要大,还得有点疏漏,为的就是要张修诚察觉到。

   朱圣恺顿时明白了宁小凡的意思,坏笑着离开了。

   秦不三和龙北岳则组织人手,准备接收顾家子弟。

   ……

   第二天,声势浩大的演习在南城进行,锣鼓震天,脚步喧嚣。

   城主府。

   “报告城主,大事不好!”

   一个密探急匆匆闯进来,跪倒在地说。

   张修诚浓眉一挑:“怎么了?慢慢说!”

   “今天一早,警备营开始在南城搞演习。”

   “哦,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宁逍遥现在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不阻止我当这个城主,随他折腾!”

   “可是他以演习为名,还秘密勾结步家,让步家把之前分流过去的顾家子弟都转移到了警备营去!”

   “什么?!”

   张修诚一把将面前的案几拍得粉碎。

   “属实吗?”

   “千真万确!他们的演习虽然看似浩大,但是错漏百出。”

   “这个步雍……我把他当兄弟,他把我当小弟?”

   “城主,先不要妄下结论,会不会是宁逍遥故意布置给我们看的?此人做事滴水不漏,搞演习就是为了掩盖这件事,怎么会让我们察觉了呢?”

   密探思忖着谨慎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