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下载最新地址

..co,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浮在高空,屹立在陡然光明的高处,在望着下方半明半暗的巨城。

这巨城光明处,高洁而神圣,如被神晖永恒的普照。

但那黑暗处,却是魔气滚滚,鬼气森森,像是地狱最深处。

但他们却完美的融合了,就是一体,无论去掉那神圣的一半,又或者是舍掉魔化的一变,都不再是这巨城。

“阴阳……”林凡低语。

他飞得更高,要将这巨城看得更细致。

突然,林凡瞳孔一缩!

他看见了,这巨城有大讲究,从高空俯瞰而下,宛若两条游鱼,这就是太极图上的阴阳鱼,真的一幕一样,太形象。

而若是往外推去,可以模糊的看见八卦图,当然,以林凡当下所处的境遇,不能完整的将这八卦图看个透彻。

“真的是轮回大神布置吗?”林凡低语。

他心中有大疑问,这阴阳与八卦,应是星空另一端,那个世界的独有才对,是那个世界了不得的先民发明而出,为何此世,会有人如此精通?

优雅古典小美女细腻容颜花园写真图片

这真的太难理解。

林凡不断了转换方位,但无论他所处任何角度与方向,所看见的永远都是那一幕,无论他如何移形换位,都只能面对此城光明的那一面,黑暗的那一半,他像是永远都触及不了。

“还是有区别的。”林凡低语着。

这座巨城,与殒神山巅上的那一座,有大区别,那座城林凡亲临过,曾在其中发现一尊白骨架。

那时修为很低,总觉得,那白骨至多也就虚法境界,但此时看来,怕是临神都不止,疑似神祗的遗骨;深者见深,浅者见浅。

林凡落了云头,顺着巽位向前,通过高耸的大门入内,城内辽阔,以白玉铺就街道,若以符文之眼看去,可以看出,每一块地砖上都镌刻着复杂而晦涩的符号。

楼阁很多,但都空落落,没有任何一尊生灵,整座巨城中,只有林凡一人的脚步响起。

继续向前行,林凡依着记忆中的路径,想要走到磨世盘前,看看是否还能发现那些蔓延向各处的迷蒙小路。

但都不可行,他像是被鬼迷了眼,无论如何行走,都只能向着阳眼而去。

“这是怎么了?有人在可以的指引我向前吗?”林凡警觉。

但最终,听之任之。

这是空阔的高台,也是从高处望下时的阳眼位置。

来到此地后,林凡所有的目光与专注,都被高台上,那个朱红色的巨型棺椁吸引住。

其实上,这棺材,不过三米来长,一米来高而已。

但依林凡看来,此棺像是可以装进三千界,辽阔到无边。

半晌后,林凡才从这种直觉中摆脱出来,他移开视线,看向棺椁的另一方,那是一片混沌。

就像是被截断了一段古史,伴着这朱红的棺椁葬在此地,那片混沌一切都归墟。

下一刻,林凡的双目几乎爆开碎裂,只因,在混沌边缘处,最接近此朱红棺椁处,竟然又横程着三口棺材。

这三口棺材,与朱红棺材一模一样,但林凡分明察觉到,这几口棺材,真的比他眼前这一口小了不知道多少。

这太异常。

为何,阳眼中竟然葬下一口棺?

而在这口棺之后,竟然是无边的混沌,混沌边缘处,那三口棺材中,有恐怖到差点让林凡窒息的威势散发。

“轰!”

便在此时,混沌最深处有大恐怖袭来,那是一层乌光,急速的扩散来,扫了混沌,荡了时空。

这是针对他而来吗?

还距离他不知道多少万里,甚至于,林凡直觉,根本不是同一片时空中,但依旧让他有一种临死前的大恐惧,马上就要死掉了。

嗡。

刹那之间,惊变不止!

那三口朱红棺材中最中央的那一口棺盖移开了,有一丝剑意滔天而起,斩向混沌深处去。

那乌光被剑意斩破,与此同时,另两个棺椁也剧烈的震颤,像是其中沉睡的不可揣度的生灵要苏醒过来。

林凡彻底醒悟了,他急速后退,一步就是万丈,退到了远方!

混沌中,刀光剑影,血光四溅,最中央那口朱红棺椁的棺盖横击而起,并未有生灵出现,只是那棺盖横空碾压而去,撞入混沌中,就撞出大片的乌血。

“堵门人!们还没死绝!”

有这种大吼响起,让林凡惨嚎,他双耳都流血,像是被人猛锤了一击,让他神魂都快分裂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凡根本不知为何会差点遭遇死劫,若非有剑意凌空,若非有棺盖横压,后果不用多说,他肯

定就死了。

“在之前的巨城中,从未有过此等危难。”

林凡低语。

混沌。

这才是一切恐怖的源头吗?

林凡蹙眉,他不敢在此地多呆,太过骇人与恐怖。

他想离开这巨城,但不可能,他的方向像是被人操纵了,主宰不了自己前行的方向。

林凡分明是在往巨城外而去,但当真的停下脚步时,他竟然来到了阴眼处。

此地布局与阳眼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此地太阴森了,那高台上,一口黑漆漆的棺椁横程着。

且,在这棺椁后,还有一巨大的旌旗,旌旗上,一个魔字,摄人心魄,直像是要度人为魔,像是诸神永寂唯魔永昌。

“这又是堵门棺吗?”

林凡低语,他仔细而戒备的看向棺椁后,但没有什么奇异发生,这棺椁后,是黑暗,纯粹的黑暗,内有任何一丝光泽。

且,这黑漆漆的棺椁,没有任何的威压,且,久久看去,竟然让林凡有一种投入此棺中,就在此沉睡几百万年的冲动。

像是这口棺,本就是为他而铸,他才是这口棺的主人。

林凡惊悚,这是怎么了?

风华正茂,但怎么觉得,前路黑暗,成神路遥遥无期,不如成魔?

林凡眼睛剧痛,他努力的用出符文之眼,要看破这棺材,其中到底沉睡着什么生灵。

他不计代价,双眼都爆裂了,但最后时刻,他终于看到棺材中的一幕。

那是一个生灵,很年轻,脸色苍白,头发猩红,双眸紧闭唯有那那一双如吞噬过万灵血的红唇,太妖异。

“怎么可能是我!”

林凡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