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在人线香蕉国产高清无删减

夏小娜见李欣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就紧走几步来到李欣身旁:“你不是说你会吹口哨吗?吹一个给我听听。”

“你想听什么?”

“随便,关键看你吹的好不好听。”

“这个很容易。”李欣深吸一口气,一首《北国之春》立刻就回响在寂静的丛林里。

夏小娜听完这首曲子,感慨地说:“北方的桦树林在雪后是很美,可是我们江城市的松林雪后更美,一点儿也不比真正的北国风光差!你还会什么曲子?再吹一首。”

李欣拍拍胸口说:“我这里号称中华曲库,想听什么你随便点播。”

夏小娜笑道:“吹牛吧你就!”

“真不是吹牛,不信你随便说一个曲子,看我会不会。”李欣正色道。

“《童年的小摇车》,你会吗?”夏小娜不假思索地说出了歌曲的名字。

“那还用说,你听着,是不是这个?”

听着李欣口哨中那熟悉的旋律,夏小娜的思绪立刻回到了大学时代,她还不好意思在李欣面前唱歌,但是却跟着李欣的口哨声在心里默默地唱着这首歌的歌词:“…在朦胧的记忆中

难忘那小小的摇车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它摇着日月它摇着星索

它摇着妈妈无字的歌

童年的时光

悄悄地流过…”

这首曲子结束以后,李欣对夏小娜说:“这首歌非常好听,可是有些儿歌的意味。”

夏小娜说:“你不知道,大学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听这首歌。”

“为什么?”

“我大学是在北方上的,那里的冬天很冷,虽然室内有暖气,可是冬季的气候还是很容易让人有一种比较压抑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你说的那种冬天的森林和夏天的森林不同,虽然景色也很美,但是不容易让人有阳光灿烂的感觉。大一的时候寒假我没有回家过春节,一个人在学校里特别想家,听着这首歌,心里边特别不是滋味。”

李欣笑道:“哦,难怪,想你妈妈了。”

夏小娜不好意思地说:“你取笑我啊?”

李欣连忙说:“没有,怎么可能取笑你。大一的时候谁不想家?尤其是刚去学校的那一个学期,别说你们女生了,男生都想家,到了大三大四的时候可能会稍微习惯一点。我也很怕冷,冬天没有在北方呆过,听你这么一说,北方的冬天确实还是挺让人郁闷的哈?还是南方好,到处阳光灿烂的,想去哪就去哪,呵呵。”

夏小娜说:“北方和南方真的不一样,一到冬天树叶凋零,枝头光秃秃的,白茫茫的原野上一点绿色都看不到。可是过了这么些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挺怀念的!诶,有一首歌名叫《小路》,你会吗?歌里有一句歌词跟现在的情景很相像: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

没有脚步也没有歌声

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

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当然会了,你听着。”

夏小娜听着李欣的口哨声,心里在默默地唱着: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我的小路通向远方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到边疆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到边疆。”

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憧憬一份美丽爱情的她,多么希望像歌词里那样,自己能和李欣一起,一路走向远方。

一直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夏小娜本能地知道,能有一位心灵相通,志趣相同的男朋友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以前跟李欣的接触多半是工作上的,像今天这样聊的话题都是工作以外的还是第1次。仅仅只是几个小时的接触,就让她感觉到自己和李欣越聊越投入,他感兴趣的东西自己也感兴趣,而且他的话题往往会把自己带到一种更深更高的境界里去,和他谈话交流是一种非常好的精神享受。

李欣吹完这首曲子,兴致勃勃地对夏小娜说:“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各个国家的歌曲也有他们独特的风貌,只要你用心体会,总会发觉这种特色。比如刚才这首《小路》,仿佛能从乐曲和歌词中隐约看到西伯利亚茫茫雪原的景色。”

夏小娜这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啊,所以我说它的歌词和现在的景色很相符。”

李欣说:“还有一首歌你听过没有,《远在小河的对岸》?”

夏小娜说:“听过,很美的一首歌,好像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名著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的主题曲。”

李欣说:“对,其实这首歌最早流行是在上世纪20年代的苏联红军队伍里,比《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世界名著的诞生还要早很多年。后来因为这首歌和这部名著都太有名了,而且歌词里描述的情景和这部名著里男主角奋勇冲锋的故事情节极端吻合,所以在这部名著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把这首歌选作为主题曲。”

夏小娜说:“是吗?我一直以为这首歌是专门为这部电影和电视剧创作的呢。”

“不是,这首歌要早得多。”

“那这首歌和这本书完可以说是珠联璧合了。”

“真的是这样,我也有这种感觉。你看歌词里描写的:

一列青年骑兵

一起跳上战马

越过田野

到前面去侦察

队伍扑向那敌人

锐势不可挡

和那白匪军血战了一场…

唱着这首歌,你眼前浮现的就是跃马挥刀在雪原上迎着枪林弹雨驰骋的骑兵战士。还有后面歌词里边描写的:

倒在地上

他慢慢地合上双眼

他向自己的铁青马叮咛

马儿我的战友

转告我的亲人

我为工人阶级而牺牲…

这里描写的先辈们为着理想冲锋陷阵的情景实在是令人肃然起敬!据说当时这首歌鼓舞着多少热血男儿投笔从戎加入骑兵队伍。”

夏小娜看着李欣那一副神往的样子,问道:“要是你生活在那个战争年代,你会像他们一样去冲锋陷阵吗?”

李欣毫不迟疑地说:“肯定会的!在现在这样的和平年代,我听着这首歌都觉得热血沸腾,如果在当时的那种战争环境下,这样的感觉只会更强烈。要知道人能为一种理想而奋斗,其实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你会骑马吗?”夏小娜问。

“不会,旅游景区里骑着走一会儿还行,可是要骑着奔驰肯定要掉下来的。”

“那你还想当骑兵?”

“不会可以学嘛,别人都能学得会,我也能。”

夏小娜说:“这两首歌虽然很美,可是歌曲产生的背景是战争年代,曲调不免有些沉重和伤感。”她相信作为热血青年的李欣在那个年代肯定会去冲锋陷阵的,可是她自己作为一个柔弱的姑娘,可不想真的看见刀光剑影的战争场面和亲人生死离别的情景。

李欣说:“也有描写和平年代的歌曲啊,《山楂树》就是这样的歌曲,你应该听过的。”

夏小娜说:“对,我也特别喜欢这首歌,尤其是歌词里描写的那种和平、祥和、安宁的情景。诶,你说这山上有没有山楂树?”

李欣说:“应该有吧,不过我都不知道山楂树长什么样。”

“你不是说春天的时候带我上来看这上面的风景吗?到时候我们上来看看有没有山楂树,好不好?”

“行啊不过要想在这山上找一棵山楂树,真的可能很难哦。这山上杨梅树倒是不少,我记得夏天上来的时候,看见树上结了很多杨梅。夏天的时候上来摘杨梅吃倒是不错,那味道比山楂要强多了。”

“你就会打折扣!”夏小娜说。

“没说不找山楂树啊,只是说难找一点。要不这样吧,你不是说我不会骑马吗?等天气转暖以后,我带你去马场骑马好不好?”

“好啊,去哪里骑马?”

“往机场那个方向出去20多公里有一个马场,那里边的马都是高头大马,和旅游景区里游客骑的马完不一样,那种高头大马就像骑兵战士骑的一样,看着威风凛凛的。”

“好啊!”夏小娜很想看看英俊潇洒的李欣骑在高头大马上是什么样子。

走着走着,夏小娜突然问:“你吹口哨这么好听,怎么以前没听你吹过?”

李欣没明白夏小娜问的是什么时候,就说:“办公室里吹口哨不合适吧,被那几个头头脑脑听见不是很麻烦吗?”

“不在办公室的时候也没听你吹过啊。”

“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我经常吹的。”

“不对,在糖业公司的时候和吴总一起到南方去考察,沿途两三千公里的路程就没听你吹过一声口哨!”

李欣这才明白夏小娜说的是什么时候,他笑笑说:“当时车里吴总和余经理这两个长辈都在,我肆无忌惮的在车里吹口哨有些不合适吧?没准吴总他们会以为我是个二流子呢。”

夏小娜笑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李欣:“为什么那次出去你在车上像个闷葫芦一样?”

“有吗?我记得我说了不少话的。”

“下车以后说的话还多,可在车上就是个闷葫芦!”夏小娜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