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污片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到了七夕节这一日,浩浩荡荡的车马自太极宫承天门出来。

百官至承天门前迎候,随即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尾随着天子的车驾,朝着二皮沟出发。

大过节的……跑去吃猪肉。

许多人心里不寒而栗。

大家来之前,怀里都揣着荷叶包的蒸饼,他们已经想好了,二皮沟的猪肉,他们是不吃的,猪肉太腥臭,那滋味,只有下贱的庶人才吃的,到时候偷偷拿蒸饼充饥,应付过去便是了。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的是,长孙皇后竟也随陛下出发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让长孙皇后消了气,她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自然清楚,李二郎这也是为了儿子,只是……过程有些残忍罢了。

今日乃是七夕节,皇帝与皇后不能一直这般冷战下去,否则会引起外朝的猜疑,现在陛下询问自己是否去二皮沟,长孙皇后便借此机会就坡下驴。

此刻二人一同坐在乘辇之中,李世民如十数年前一般,用手环绕着长孙皇后的腰肢,不禁感慨:“观音婢,朕想到这一晃就过去了十数年,孩子们都已渐渐长大了。”

一说到孩子,长孙皇后本是轻轻依偎在李世民胸前脸上的眼睛微微红了:“哎……这是命哪,二郎,或许世上的事,总是不能尽善尽美吧。”

李世民勉强笑道:“今日乃是七夕节,观音婢就不必再伤心了,承乾现在不是恢复的很好吗,至少性命是无忧了。”

灵动靓丽清纯可人美眉写真

长孙皇后擦拭了眼泪,突然姣好的面容冷漠了下来。

“是啊,今日正好陪二郎去见识见识二郎的那位弟子,从前倒是听说,二郎的弟子颇有才干,外朝的事,臣妾素来不愿过问。可现在看来,他既怂恿二郎这般对太子,又弄什么全猪宴,臣妾倒是想见识见识……”

李世民听长孙皇后声音冷漠,心里咯噔一下,面上虽还是从容的样子,心里却想,正泰啊正泰,这一下子,朕帮不上了。

………

皇帝和皇后都启程去了二皮沟,宫里一下子冷清了许多,遂安公主带着礼物到了东宫。

李承乾一人正在寝殿里痛斥宦官,听闻遂安公主来了,脸色倒是温和了一些。

遂安公主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皇兄,此刻李承乾躺在卧榻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她便道:“见过太子。”

“如何来了?”李承乾看着遂安公主。

遂安公主骤然间,一脸窘迫。

李承乾见状,苦笑道:“皇妹为何不答?”

“我……我……是我母亲叫我来的……”遂安公主道:“母亲说,太子现在伤了腿,您是长孙皇后的儿子,以后我们还要仰仗着皇后娘娘呢,娘娘待我们也还好,所以按照礼节,应当来看看,最好再备一些礼物……”

李承乾:“……”

李承乾自觉得自己已经很耿直了。

但是没想到……自己这妹妹,比自己耿直的多。

李承乾屏退了寝殿里的宦官,低声道:“听闻陈正泰设宴……父皇和母后都去了二皮沟。”

遂安公主点头。

李承乾不禁哀叹道:“若是孤没有成一个瘸子,这个时候,也应当在那里,他成日说他的猪,说品相如何好,说长得如何英俊,孤也想吃吃看。”

“不如……”李承乾声音更低:“搀孤起来吧,孤想下地试一试。”

“什么。”

遂安公主本是思绪飘飞,其实她也想去二皮沟,可惜母亲说父皇他们都去了,自己终究是个女儿家,这个时候去总是不便,又催促自己来探望太子,心里不禁遗憾起来。可此时听到李承乾要下地,她吓了一跳:“不……不可以的……”

“怎么不可以?”李承乾抓着遂安公主的手,生恐她逃了:“陈正泰也说过了,说是只要伤口已经大愈,便可下地了,这叫什么来着,对,叫复健,适当的复健,对病情是有好处的,陈正泰的话也不听了。”

“呀,真说过?”

李承乾也算是服了,但凡只要道出了陈正泰,遂安公主总是这般的盲从。

“我用父皇的寿数作保。”

遂安公主才道:“那……试试吧,只是……下下地即可。”

李承乾的心在此刻已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一直都想下地了,可是没有一个宦官敢搀扶,无论如何威逼利诱,身边的人都只是磕头如捣蒜,却绝不敢纵容他如此。

而现在……

遂安公主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身体,令他慢慢地坐直。

李承乾觉得自己腿脚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疼,不过……倒是有一些酸麻,他低头看了自己的小腿,小腿上的缝线依旧触目惊心,不过……早就没有了肿胀。

遂安公主小心翼翼地搬抬着他的腿,慢慢地落在榻下,李承乾也不穿靴,而是慢慢的借着遂安公主,徐徐地站直身体。

这一站直,腿脚还是有一些疼痛。

李承乾哆哆嗦嗦的,看着脚下的砖石,他慢慢地推开遂安公主,就这般站着,身躯依旧还在颤抖。

眼睛落在自己的腿脚上,一时之间,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竟是迈不开步子。

本宫……瘸了吗?

没有答案。

他咬咬牙,战战兢兢地迈出了步子。

腿脚还算稳当,赤足的上前了一步,而后,腰部用力,腿脚开始迈动。

身体……没有不平稳的现象……

走了一步,虽觉得小腿有些许疼痛,可是……

李承乾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一旁的遂安公主也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一步,走得并不稳,可是……身体并没有倾斜……

李承乾嘴唇哆嗦起来,他继续……迈步,一面颤抖着道:“阿妹,仔细看……仔细看,孤……孤这步子,孤这步子……”

遂安公主已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她期期艾艾的道:“与常人无异,……不是瘸子,不是瘸子?”

啪嗒一下……

李承乾再也没有了气力,整个人瘫坐。

就在遂安公主发出惊呼的时候,李承乾面上却是狂喜:“孤……孤没有瘸,哈哈……孤没有瘸,孤还是如常人一般,是不是,是不是?”

“是,是的,师兄实在太了不起了,御医们都说没有救了……他总能想到办法。”

“哈哈哈……哈哈哈……”李承乾发出了狂笑:“这陈正泰果真没让孤失望。”

这狂笑,顿时让寝殿外的属官和宦官们吓了一跳,于是一窝蜂地破门而入。

为首的除了几个宦官,还有属官陆德明和孔颖达人等。

他们正为太子的事而忧虑,作为东宫的属官,他们的身家性命都托付在了太子身上,太子殿下现在腿伤了,地位只怕可能会出现动摇,一旦将来其他皇子获得陛下的喜爱,那么……自己的一生便再无前途可言了。

这些日子,太子的性子都飘忽不定,更令他们担忧。

现在听到太子在寝殿中狂笑,便疯了似地冲进来,随即便看到太子殿下瘫在地上,陆德明和孔颖达打了个寒颤,正要嚎啕大哭,几个宦官也七手八脚,想要上前搀扶。

“都不许动,都住嘴!”李承乾突然大吼。

宦官们吓得大气不敢出,不敢再上前了。

随即……

李承乾慢慢的靠着双手地支撑,徐徐的从地面上爬起来。

而后……整个人颤抖着伫立。

“殿下,殿下……”

众人不禁撕心裂肺的大吼。

李承乾深吸一口气,随即……他继续小心的迈开了步子。

这一次……比方才走得要稳一些。

一步、两步、三步……

而就在此时,寝殿里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承乾。

没有瘸,竟没有瘸。

李承乾走了三步,气喘吁吁。

而此时,所有人统统拜倒。

这一次不是惊吓,而是惊喜。

“殿下的腿疾好了?”

“恭喜殿下。”

“这陈正泰真是太神了。”

李承乾人生中从未有过这样的喜悦,仿佛死而复生一般,他随即眼眶红了:“孤……能走,孤……不是瘸子。”

眼泪已像断线珠子一般落下来。

他在心里默默的感谢陈正泰,而后他就地坐下,猛地他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道:“传孤的诏令,孤要去二皮沟,要去二皮沟。”

“殿下……”陆德明已渐渐从狂喜中恢复了理智:“殿下此时应好好修养。”

“孤坐车去,沿途有人照料,怕个什么?孤要去见父皇,去见母后,孤要吃猪肉。”

“这……”

大喜过望的陆德明和孔颖达对视一眼,此时……对他们而言,仿佛重获新生一般,似乎再难的事,也变得可以接受起来。

“妹子,随本宫去。”

遂安公主眼里掠过一抹亮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