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社区app手机最新版安装

刘华星吃东西的时候,杨潇潇一直笑吟吟的在边上看着他。

“你怎么不吃?”刘华星把鸡排递了过去,杨潇潇张开小嘴咬了一口,继续看着他直笑。她这副模样让刘华星有些忍俊不禁,于是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笑啥呢傻瓜瓜?”

“我家星星好厉害。”杨潇潇托着下巴笑道,“我之前听他们说十四班很厉害的哦,是这次的年级球赛钦定冠军呢。什么嘛,结果不也就这样,被我家星星打得落花流水。”

“落花流水其实有点夸张了……我这边也是很吃力的。”刘华星苦笑道。

“给你充充电。”杨潇潇说着,凑上来在他脸上“mua!”亲了一口。

“小调皮……”刘华星在她鼻子上轻轻点了一下,然后把最后一口鸡排吃了,站起身沉吟了一会儿,回道:“我还没吃饱……”

“你饭量越来越大了呢。”杨潇潇挽着他的胳膊说,“是不是最近又长高了?”

“没太明显的变化吧。”刘华星握住了她的手说,“走吧,买点吃的回教室了。”

和十四班的比赛结束后,剩下的几个班根本就不是他们班的对手,接下来两天的比赛都很轻松,因此高一的年级篮球赛冠军最终也顺顺利利的落在了他们班的手中,王建峰把冠军锦旗挂在他们班门口的墙边的时候嘴都快笑裂开了。

“啧,就这……”星期五的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杨潇潇看了看刘华星拿到的冠军奖励,一双地摊货的篮球鞋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根本不值得我们家星星这么辛苦。”

“但是王老师挺高兴的,这样以后我们两个就可以继续顺顺利利的交往了,难道不好吗?”刘华星摸着她的小脑瓜说,杨潇潇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了个懒腰:“哎哟,一个星期又结束了。这个星期六星期天我们要不要出去玩?”

“好啊,去逛逛街,我还打算给你买点东西。”刘华星点头道,然后托起了她的下巴叮咛着,“但是别忘了,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还有两个星期就要跟学校上报我们的节目让他们审核了,所以也要排练哦?”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嗯,人家知道的啦。”杨潇潇抿嘴笑道,“走吧,先回家。”

回到家里,星期五的下午只有两节课所以现在家里只有他们俩人。这个星期因为有篮球赛的原因每天中午都是在学校度过的,而下午回家后父母都下班了,也只能一起做做作业,所以这个星期都没有什么亲热的机会,顶多也就是趁没人的间隙亲一下。

这可给这小丫头憋坏了,两个人回家后,就腻在沙发上开始了亲热,杨潇潇坐在他怀里轻轻迎合着他的亲吻,就好像对方的唇舌是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似的。

“差不多了吧?”刘华星轻轻按住了她火红的双唇笑道。

“嘤!不行!”杨潇潇皱眉不依的说,“这一个星期都没怎么亲热了,因为你要参加球赛我才一直忍耐的,我这么懂事你都不奖励我一下!”

“好好好,懂事懂事,那再亲热一会儿……”刘华星说着轻轻吻住了她柔嫩的双唇。

“唔……”杨潇潇闭上眼睛享受着,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只蛇那般缠在他身上。刘华星松口后,轻轻咬着她的耳朵笑了:“干嘛?小妖精……”

“好喜欢……”杨潇潇用脑袋轻轻蹭着他的脸说,“爱你……”

“我也爱你……”刘华星轻吻着她纤细的脖颈笑道,“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了哦?”

“嗯……”杨潇潇乖巧的点了点头,“再继续下去控制不住了。”

说着,杨潇潇扭头看了看他,眼中满是浓浓的情意,最后凑过来亲了他一下才算完。

这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个人就准备把作业做完了,这样星期六星期天可以好好排练然后出去玩玩,但是才刚坐下,杨潇潇就嘟囔道:“星星,我脚好冷哦……”

“我帮你暖一下吧?”刘华星回道,杨潇潇抿嘴笑着点了点头,脱了袜子把脚放在了刘华星身上,刘华星捧着她的脚丫摇头叹道:“你啊,冷就多穿点嘛,也不穿秋裤。”

“可是你喜欢我的腿啊,你不是说我的腿漂亮吗?”杨潇潇嘟着嘴秀眉微蹙道。

“你多穿点腿也还是很漂亮啦,傻丫头。”刘华星在她的纤纤玉足上亲了一口说,“比起漂漂亮亮,我当然更希望你能健健康康了。”

“嘤,讨厌,好痒……”杨潇潇缩了缩脚咕哝道,“那我今晚回家看看吧。”

刘华星捧着杨潇潇的小脚丫沉吟着:这年头打底裤还没流行起来,但事实上打底裤是解决杨潇潇难题的最好办法,又能保证温度又能不失风度,加厚加绒的打底裤不仅保暖还能修饰腿型,搭配穿衣也很方便。这让他有了点想法:要不要利用这个商机呢?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一个没名气的高中生要怎么靠打底裤的设计方案来发财?就算他真设计出来了人家也不会在意,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名人放的屁也是名言,屁民说的名言也是屁,他一个业界外的无名小卒没有人会看重他的意见的。

即便真的要靠他从未来获得的那些流行概念引领设计行业的潮流,他也得先先入了行,然后用实际成绩证明他的设计确实是受欢迎的,然后才能够靠这种设计理念来引导潮流,否则就算他把今年的最佳设计出来拍人家脸上,人家一样不会买他的单。

“星星,好了,暖和了。”这会儿杨潇潇向他甜甜一笑,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暖和了那就好好写作业吧?”刘华星摸了摸她的脑袋说,杨潇潇似笑非笑的瞪了他一眼,“摸了人家脚又来摸人家头。”

“这有什么,我家小草莓小脚丫也是香香的,我嗦一口都无所谓呢。”刘华星说着,假装在自己手指上嗦了一口,然后吧嗒着嘴说:“嗯,真香。”

杨潇潇顿时笑得花枝乱颤,锤了他一下娇嗔道:“哎呀你恶心死了啦!快去洗手!”

“亲一口。”刘华星把脸凑了过去,杨潇潇笑吟吟的靠近他在他嘴巴上亲了一下,刘华星这才去洗了手过来在桌边桌下,跟杨潇潇一起写起了作业来。

写了没一会儿,他母亲卢静也回来了,杨潇潇跟他母亲打了个招呼,两个人写完作业,然后刘华星送杨潇潇回家了。

星期六,两个人按照之前计划好的来到学校这边准备排练。刘华星和她在外面碰头的时候,先检查了一下小丫头的穿着。天蓝色的小马甲里面配了件米色的高领毛衣,下身则是牛仔裤,但从那纤细的腿看来应该还是没穿秋裤。

“没有穿秋裤啦,今天不是要去排练吗?穿多了不好跳嘛。”杨潇潇嗔怒道。

“再不听话就不许亲亲了。”刘华星皱眉严肃的说,杨潇潇委屈的哼哼道:“嘤……不!”

“那你要听话嘛,天都这么冷了还穿一件单裤。”刘华星不满的说。

“明天嘛!明天不排练我就换。”杨潇潇连忙说,刘华星捏着她的小鼻子说:“你说的哦?明天再敢不听话,你看我不……”

说着,刘华星做了个凶狠的表情,杨潇潇则是嬉皮笑脸的敷衍着:“嗯嗯嗯!”

“好了,先去吃早饭吧。”刘华星的语气这才软了下来,牵起了杨潇潇的手。

在早餐店,两个人买了餐券后坐下开始等候取餐,这会儿杨潇潇在他边上扭了扭头,因为甩头的动作她的秀发一把抽在了刘华星脸上。

刘华星当时就挑了挑眉头,然后凑到杨潇潇脸颊边上闭上眼睛嗅了嗅,杨潇潇好奇的扭过头来看着他。但刘华星还是觉得不对劲,凑的更近了些又嗅了嗅。

“干嘛呀你,像只小狗狗似的。”杨潇潇有些忍俊不禁道,掐了掐他的脸。

“你身上的味道好像变了……是不是换洗发水了?”刘华星好奇的问。

“很明显吧?我一直在换啊。”杨潇潇莞尔,“老用同一种洗发水不太好。”

“不,这个味道……把你身上的体香压下去了。”刘华星皱眉道。

“不好闻啊?那我明天换回来好了。”杨潇潇笑着说,刘华星摇了摇头:“不换也没关系,我只是比较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这个味道没有你的体香好闻。”

“我就喜欢你喜欢我。”杨潇潇俏皮的笑道,然后指了指取餐口撒娇道:“去取餐了啦。”

两人一起吃了早餐,便坐车来到学校这边准备排练节目。

按照惯例刘华星先是来到篮球队这边报道,露个脸然后就去音乐教室排练。

“喂,等等。”这时候,高嘉盛突然抓住了他,笑道:“你那场比赛我看了,很精彩。”

“谢了。”刘华星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准备扭头跟杨潇潇离开,但是高嘉盛似乎还没打算放他走:“其实,我觉得我们队伍很需要你这么一个控球后卫,你把握好机会啊。”

刘华星知道高嘉盛是让他在球队多努力一点,争取拿到首发的位置,但讲真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偶尔这样认真的打一场是挺好,只是太累了,他不想那么拼。

“顺其自然吧。”刘华星笑着说,“这不还有三年时间吗?”

“我可没三年时间了啊。”高嘉盛皱眉道,锤了刘华星一拳,“争取早点拿到正选,我心目中那个阵容,也许能拿下我们北常市高中篮球联赛的冠军呢,到时候可是要去北常市体育馆打球的!想想有多少人会来看我们打球啊!唉,可惜教练没看你那场比赛,不然……”

趁着他在这絮絮叨叨的这会儿,刘华星向杨潇潇眨了眨眼,而杨潇潇则是会意,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从球场上离开了。

来到音乐教室这边,他们俩一起排练了一会儿。

“小草莓,你这是在家好好练过了吗?跳得很熟练了嘛。”刘华星饶有兴趣的问。

“也没有啦,就是每天练个十几分钟,动作很简单嘛。”杨潇潇娇羞的笑道,但她看着刘华星的表情分明就在说“快夸我”,可爱极了。

“好啦,我的乖女孩。”刘华星摸了摸杨潇潇的脑瓜笑了,“我家小草莓果然还是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你说你,这么可爱漂亮还这么聪明,上天对你是不是太偏爱了?”

“那上天对你还不是很偏爱,让你有了我这么好的女朋友。”杨潇潇欢快的笑道。

“哟!越来越能说会道了啊!你这个小淘气鬼。”刘华星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调侃道,杨潇潇灿烂的笑了笑,然后一把扑了上来搂住他的脖子用力亲了他一口。

“你就是每次都要把我的牙龈撞出血。”刘华星摇了摇头笑道,“好啦,来看看。”

说着,刘华星把数码相机里录下的舞蹈给杨潇潇看了看:“我觉得我们已经配合的还可以了,接下来只要再熟悉一下就没问题了。接下来应该考虑服装的问题了。”

刘华星瞟了杨潇潇一眼,杨潇潇则是挑了挑眉头:“嗯?”

“明天,去试试唐装吧?”刘华星摸着她的脑瓜笑道,“肯定会很美的。”

杨潇潇抿嘴笑着斜睨了他一眼:“不正经,整天就知道给我灌**汤。”

“不把你灌晕了,哪能把你这么好的女朋友骗到手?”刘华星刮了刮她的鼻子。

“放屁,当时明明是我倒追你的。”杨潇潇白了他一眼,刘华星无奈的叹了口气,搂着这丫头的脑瓜亲了一口,然后把脸埋在她头发里咕哝道:“我觉得这事你要跟我叨叨一辈子了。”

“干嘛?嫌我烦了?”杨潇潇委屈的咕哝道,刘华星摇了摇头,笑道:“我在想,这番话以后你肯定也要跟我们的孩子说的。我跟ta说,我跟你妈当年怎样怎样,然后你就告诉ta‘别听你爸瞎说,当年是我倒追他的’这样……”

杨潇潇抿嘴笑了起来,不知为何好像眼睛泛红了,于是低头把脸埋在了他胸口。

fpzw